完本阁 - 同人小说 - 恋与深空祁煜gb在线阅读 - 关于喵喵牌

关于喵喵牌

    听说一般情况下人的视、听、触觉相比,触觉反应最快,听觉次之,视觉反应最慢。

    从无知无觉的睡梦中苏醒后,第一时间感觉到的是怀里有个热源,你下意识收紧手臂,手掌传来柔软但紧实的手感,不像你毛绒绒的抱枕,倒像是……人的肌rou?随后,树叶被风吹过的声响掺杂着几声鸟鸣传入你的耳朵,让你迷迷糊糊地意识到自己现在正身处在大自然中。

    最后,终于适应了明亮阳光的眼睛缓缓睁开,陌生的景象让你愣了一下——这里是一个山洞,往洞口外面看,是葱郁的森林,蓝的天白的云绿的树,偶尔有看不清种类的小鸟叽叽喳喳地从繁茂枝叶中一闪而过,真是一幅对眼睛很友好的画面。

    但你很快就无暇欣赏这美妙的大自然了。因为你一低头看见了沈星回的头顶,以及自己毫不客气地环住他的胸和腰腹的双手。

    沈星回还没醒。他赤裸着上半身背对着你被你抱在怀里,一米八多的个子即使蜷起身子也比你长了一截,但此刻竟显得有些楚楚可怜——因为他上半身白嫩的皮肤上布满了红红紫紫的痕迹,竟是一副饱受蹂躏的样子。

    你僵硬了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收回双手,木然地坐起来,用失去高光的双眼扫视了一圈,捕捉到角落里沈星回被胡乱堆成一团的上衣。你把衣服捡起来抖了抖,不知是因为不会穿还是怕把沈星回吵醒,拎着衣服悬在沈星回身上比划了半天也没能动手帮他穿上,反而给了自己一个更仔细地观察他身体的机会。

    这么一看,你本就没清醒的大脑直接宕机。

    如果说沈星回脖子上的吻痕还算在情欲的范围里,那他锁骨和rutou周围的牙印、腹肌上明显还带着指甲印的掐痕、还有腰侧泛着青紫的指印就纯粹是被虐待的证据了。

    你心神俱震,拎着沈星回的衣服的手一抖,一颗芯核从布料中滑出,“铛”一声掉到地上。

    此时的你无暇在意为什么沈星回这次没有像往常那样把芯核捏碎,猎人手表扫描过去,芯核所属流浪体的资料出现在眼前:

    [心镜傀]

    等级:A级

    提示:精神类流浪体,攻击力仅与C级流浪体相当,但极善隐蔽,其攻击所带能量具放大欲望功效,中招者极易失去理智,请小心提防。

    这下作案动机有了,作案现场也完整,受害者还躺在身边,即使你的记忆依然停留在昨晚因为天黑视线受阻不慎被突然冒出的心镜傀偷袭的一瞬间,对犯罪过程毫无印象,也不能改变你犯错的事实。

    完了完了这下完了,虽然你一直都对沈星回有那么点非分之想,但也从没想过要在这种情况下圆梦啊,更何况你的欲望可是要上了沈星回,也不知道昨晚到底做到了哪一步,可千万别本垒打啊。

    就在你被愧疚担忧焦虑等等混乱的情绪淹没的时候,沈星回悄无声息地睁开了眼睛。

    “早上好。”沈星回的声音带着些沙哑,不知道是因为没睡醒还是别的什么,蓝色的眼睛带着惯常温柔的笑意看着你,竟让你产生了一种小情侣温馨清晨的即视感。

    然而他的下一句话把你拽回了残酷的现实。

    “那个……能帮我拿一下衣服吗?”环顾四周确认自己的衣服在手够不到的地方后,沈星回难为情地向你提出请求。

    你自然不会拒绝,事实上,你现在压根都不敢说话了。

    “给。”你惜字如金,用指尖捏着衣角伸长手臂递过去,身体还不自觉地后仰,头也别了过去,不敢让对方点缀着“姹紫嫣红”的白花花的身体出现在自己视野中,一副将沈星回视作洪水猛兽的样子。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几秒后停下,应该是沈星回穿好了衣服。但你还是没敢看他。

    “我穿好了,你可以转过来了。”

    你听话地转过头,可眼睛却没跟过来,使劲盯着地上的芯核看。

    沈星回好奇地顺着你的视线看过去:“这个芯核是从我衣服里掉出去的吧?”

    “啊?啊……衣服,对,衣服……说起来我的衣服倒还挺整齐的哈哈哈。”你慌乱得口不择言,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沈星回却不在意你的牛头不对马嘴,顺着你的话说下去:“因为昨晚我帮你整理了一下,但之后实在没撑住睡过去了,就没来得及穿我自己的衣服。”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挠了挠头,补充道:“不是故意耍流氓的。”

    “不不不!”你连忙摆手,“我没有说你的意思,我怎么会挑你的错,毕竟昨晚是我把你……都怪我!对不起!我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你要什么补偿尽管说!我一定尽全力!”你一狠心一跺脚,选择了自首,希望能坦白从宽,将功赎罪。

    有阵风从洞口路过,吹得沈星回银灰色的发丝在额前晃动,他倚着山壁坐在地上,手指在眉心处挠了两下,眼眸半垂,浓密的睫毛一颤一颤,连带着你忐忑的心也一蹦一蹦。

    你看不到他的眼神,只能听见他依然没睡醒一般慢悠悠的声音:“啊,你要是不主动提起,我都做好准备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了。”

    沈星回边说着,边抬起头看向你,安慰似的冲你笑:“没什么的,你被流浪体袭击也有我的疏忽,承担后果也是应该的。这样……要是你实在过意不去,不如考虑一下对我负责?”

    “啊?”

    你愣在原地,强忍住一口答应下来的冲动,沈星回一看就是在开玩笑,这要是当真了多尴尬。

    果不其然,那双蓝色的眼睛弯了弯:“我开玩笑的,现在是不是轻松多了?好了,我们该回去了。地太硬,睡得我不太舒服,想快点回家接着睡。”

    你虽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顾虑,但眼下冲击过大的脑子也理不出什么思路,只能跟着沈星回的话走。

    你捡起地上的芯核,先一步走到洞口,细细扫描确认周围没有流浪体埋伏后才放心地踏出山洞。

    “嘶——”

    身后突然传来忍痛的抽气声,紧接着是“咚”的一声闷响。你猛地转头,正看见沈星回略有些狼狈地跪在地上,手撑在身侧,明显是摔了一下。

    你这才想起自己忘了问沈星回的伤势。

    “沈星回!没事吧没事吧,有没有摔坏?身上还有没有哪里疼?我昨天是不是把你弄伤了?”

    你急急忙忙凑过去扶他,这么一靠近才发现沈星回嘴唇干裂泛白,眉头因疼痛微蹙,眼神躲闪着不看你,你追过去瞧才发现他眼睛里面泛着水光。

    遭了遭了,沈星回这么强大的人都疼哭了,自己昨晚到底是怎么折腾他的啊!

    “没事的,你别担心。”沈星回在你的搀扶下站起来,他的手搭在你的肩上,大部分体重也毫不客气地让你帮忙分担了,可即使这样,你观察到他的腿还是在幅度极小地颤抖,似乎已经用尽全力克制了。

    见你愧疚得说话都带着哭腔,沈星回抿了抿唇,耳朵染上了红色,小声道:“真的没事,我检查过了,没流血,只是肿了,等我回去再睡一觉就好了。”他拍了拍你的肩:“其实,我这次也算是涨知识了,你的evol……原来还有幻化功能吗?挺厉害的。”

    幻化功能?啊啊啊别说了!你一点也不想知道你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用evol幻化出了什么凶器!

    你恨不得再长出三只手,这样就能在一手拿芯核一手搂沈星回的情况下捂住自己的两只耳朵,然后再一拳把自己打晕。

    总算是踏上了归程,你与沈星回相对沉默,耳边只有树叶和微风的合唱,以及你极力想忽略却反而愈发清晰的沈星回的粗重喘息。

    就在你要开口询问要不要休息一会儿的时候,沈星回先一步出了声:“那个芯核……我们昨天遇到的是媚灵吗?”

    媚灵是一种和心镜傀很像的流浪体,唯一的不同是媚灵只会放大情欲,通俗点说,就是和媚药一个效果。

    你不想对沈星回说谎,摇了摇头,随后产生了疑问:“你竟然还会认错流浪体?我还以为你是这世界上最了解流浪体的人了。”

    沈星回顿了顿,然后轻轻笑了一下:“说得我有些不好意思了。我只是比较擅长打流浪体,理论知识不如你。”

    你想起沈星回连猎人考试都不了解,也就合理了,毕竟他那么能打,不需要针对流浪体的弱点制定计划,直接暴力解决就好了。

    “所以,昨天遇到的到底是什么流浪体?”沈星回睁着他那双圆溜溜的蓝色眼睛,带着孩子般的单纯,好奇宝宝一样追问。

    是心镜傀!心镜傀!会放大欲望的心镜傀!所以我昨晚失控是因为我本来就想睡你!

    你一点也不想告诉他这些,可俗话说得好,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你选择自暴自弃地把芯核往沈星回手里一塞,让他自己用小猎人手表扫。

    果然,那个一点气氛也不会看的家伙看完资料后自言自语般开口了:“原来是心镜傀,放大欲望啊……那你……唔!”

    你果断打断沈星回拆你面子的话,堵住了他的嘴——用你的嘴。

    近在迟尺的漂亮眼睛瞪得前所未有的大,眨了两下后在你灼热的视线中闭上了,只剩下长长的睫毛颤动。

    你对着他的唇又舔又咬,全是感情毫无技巧,沈星回也一动不动任你施为,不知道是吓傻了还是怎么。终于,在你试图把舌头伸进他嘴里时,他后退一步,结束了这段零距离的接触。

    “你……”沈星回耳朵通红,手背贴在唇上,偏着头不看你,“是不是心镜傀的影响还有残余?”

    “不是。”你捧住他的脸,用力扳正他的头,逼他看着你:“沈星回,心镜傀不是媚灵,我的行为反映的是我的心。我对你有欲望,我喜欢你,别装傻,我不信你想不明白。”

    沈星回在你的手掌心蹭了蹭,蜻蜓点水般吻了下你的掌根:“所以,你要对我负责吗?”

    “对,给你名分,对你负责。但不是因为这件事,只是因为我喜欢你。你的回答呢?”

    他的回答是一个主动送上来的吻。

    确定恋人关系后,你和沈星回做的第一件事是回家睡了一天觉,然后第二天早上他接着睡,你爬起来去上班。

    你把心镜傀的芯核和任务报告一起交了上去,片刻后,芯核被退了回来。

    面对你疑惑的目光,工作人员推了推眼镜:“你的搭档没告诉你心镜傀的芯核不用上交,直接拿去有害物处理部销毁就行了吗?”

    “我的搭档?”

    “对啊,沈星回不是你的搭档吗?他申请任务的时候应该被提醒过的。”

    “等等,这个任务不是随机分配的吗?”

    工作人员看了眼电脑,摇了摇头:“是你的搭档沈星回为你们小组申请的。看来你们两个要多交流多沟通啊,搭档之间信息不互通可不行。”

    你艰难地消化着信息,回工位的路上一个不留神撞到了人。

    “不好意思。”你立马道歉。

    “没事啦,你想什么呢这么出神?和你打招呼都没反应。”

    熟悉的声音让你回过神来,是陶桃。

    “啊,没什么。对了陶桃,你知道销毁芯核的地方在哪吗?”

    “好像在三楼吧,你要销毁什么芯核呀?”

    “心镜傀的。”

    “哦哦怪不得,心镜傀的芯核会吸收受击者失去理智时的记忆,有心人用evol一刺激就能逼芯核将那段记忆吐出来,为了以防万一,保护个人隐私,协会才规定要及时销毁心镜傀芯核。”

    闻言,你突然有了个想法。

    “谢谢你陶桃,那我先去销毁芯核了。”

    “好,回见。”

    你和陶桃挥手告别,去了三楼,但没有找什么有害物处理部,而是一转身进了洗手间。

    在隔间里,你尝试着用evol接触手中的芯核,芯核逐渐发出亮光,一段熟悉又陌生的记忆出现在你的脑海中。

    你应该是靠着石壁坐在地上的。天已经黑了,但山洞里依然明亮,是沈星回的evol在起作用。

    视野里,正对着你的人有银灰的发,蓝色的眼,是沈星回。

    以往正视沈星回的脸时,你总是觉得他像只兔子,眼睛睁得圆溜溜的,唇线长得也很柔和,温温柔柔很好欺负的样子。可现在他俯视着你,自上而下的视角让他的眼睛恢复了原本狭长的眼型,有一种凌厉的压迫感,倒是更符合打流浪体时的他。

    他跨坐在你的身上,上身不着片缕,下身的裤子卡在大腿中间,已经硬起来的yinjing和你胯下evol幻化出来的与实物并无二致的yinjing并在一起,被沈星回握在手里。他甚至还饶有兴致地拨弄研究了一下你的evol产物。

    之后,沈星回的脸突然放大,是神志不清的你开始疯狂地亲近沈星回,汲取他的味道,对他又吻又吸,他脖子上的吻痕就是这时留下的。

    沈星回仰着头,全力配合你的动作,嘴角的笑容不同于往日的温和,带着毫不掩饰的满足与兴奋。

    你暂时满足了,把头从沈星回肩颈处移开。可沈星回似乎还不满足,他一手扶着你的肩膀,一手绕到身后握住你胯下的东西,抵住自己臀缝中的小口,借着不知从哪掏出来的润滑剂,一点点把粗长的柱体吞进身体。

    沈星回看起来并不好受,他此刻忍痛的表情比起今天早上来可真实多了。

    虽然忍受着胀痛,沈星回那张好看的脸上笑意却丝毫不减,甚至还有力气把你的头往他怀里按,轻声引诱道:“我记得你总喜欢往我胸上瞄,想摸?还是想咬一口?来吧,不用客气。”

    那时的你大概是听不懂他说话的,但日思夜想的胸肌就在嘴边,谁能忍住不一口啃上去呢?

    “嘶——”

    沈星回吸了口凉气,喉结动了动,无奈地抚摸两下你的长发,声音微哑带笑:“轻点,吸不出东西的。”

    你意识到这个事实后愤然咬了他一口。

    结果看到牙印后的沈星回笑得更开心了,甚至还放松了对你的压制,任你把他压倒在地上抽插起来。

    之后的记忆就都是些来回反复的单调的床上运动相关动作了,说实话,只有沈星回眼角含泪捂嘴喘息的样子让你记得最清晰。

    “嗯……不好,有些……哈啊……低估你了……”

    记忆的最后,你昏昏欲睡中看到沈星回把芯核塞到上衣里,随意团了团扔到一边。然后垂下眼眸,嘴角擒着笑,自己在自己的腰腹处掐出红红紫紫的印子,躺下来缩进你怀里,拉过你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和腰上,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睛。

    你揉了揉太阳xue,吐出一口浊气,好歹是消化了这段信息量极大的记忆。好你个沈星回,设了这么大个圈套让你往里钻。

    但你偏偏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毕竟要不是你对他有非分之想在先,他的计谋也无法生效,再说现在他都是你男朋友了,你还能把他怎么办呢?真是好高明的手段啊沈星回。

    说曹cao曹cao就到,一出洗手间的门,你迎面就撞上了沈星回。

    “我来和你一起处理芯核。”

    还未等你发问,他先神色如常地解释了来意,笑得一脸人畜无害,眼中还带着恰到好处的爱意与依恋。

    你憋了一肚子问题没法问出口,想必就算问了他也有一百种方法糊弄过去。于是,你只能狠狠地摸了把对方猎人制服包裹下挺翘的臀以示不满。

    沈星回揉了揉受害处,委屈又疑惑地看了你一眼。

    装,接着装。你发誓不再上他的当,无视他的目光径直往前走。

    手机突然叮咚两声,你掏出一看:

    沈星回:[外星小宝:无辜]

    沈星回:[外星小宝:Biu~]

    回过头,握着手机的男人正一眨不眨地看着你,嘴角的弧度温柔中带着一丝讨好。

    你刚刚的铁石心肠一下就化作齑粉,算了,他怎么不算计别人只算计你呢?他肯对你花心思,这证明他心里有你,你认了。

    “愣着干嘛?跟上。”你冲他伸出手。

    沈星回笑意加深,三步并作两步赶上来,温热的手指插进你的指缝,与你十指相扣。

    “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