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阁 - 言情小说 - 极品欲女yin荡复仇记在线阅读 - 和怪物交道别下山寻找第一个交合目标

和怪物交道别下山寻找第一个交合目标

    两年后。

    “啊~大物,大物,慢点……我的xue要被你cao穿了,嗯~~,啊~~嗯~”

    风情被一个高大的身躯抵在软榻上,两人下体激烈的有节奏的律动着。

    风情看着身上的怪物,自从被小白蛇钻sao逼开始,师父便将它送到了自己房里。

    从以前的惧怕,到现在和它缠绵已经成为她每天必备的功课,他们彼此已经非常熟悉。

    师父说得对,它一点也不可怕,不但不会伤害她,还很听话,风情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大物。

    来到落日山算算也有三年了,从修炼洗精玉术开始,每天都要承受各种各样的折磨。

    她有过怨,有过恨,但却从来没有反抗过自己师父的安排。

    因为当一切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之后,便不再重要了,这两年所受的屈辱怎么也抵不过爹娘的惨死,那是她一辈子的噩梦,不能报仇,她就得不到解脱。

    “大物,我….我要离开….了,啊——!”她要下山报仇。

    那怪物听到她从娇喘中挤出的那句话,猛地运动得更加激烈了,疯狂的似乎要将风情撕碎。

    很快一泡浓精射在了风情sao逼中,涨得她小腹都鼓鼓的。

    “啊!大物,快抽出你的大棒子,你的·····jingye太多了,胀得我sao逼太难受了。”

    风情揉着自己小腹缓解,大物的roubang子实在太大了,插进她的花xue中,就好像是长在她花xue中的rou块,严丝合缝。

    roubang子本就捅到了她的花心最深处,大物的jingye向来射得多,这一泡浓精冲出,就将她的sao逼撑大到了极致。

    这三年风情的xue口收缩得越来越小,roubang不抽出,jingye便堵在了她的花xue里,排不出来。

    大物不能说话,但在一起久了,和风情也很有默契。

    它依依不舍的抽出自己带毛的大roubang,瞬间,风情的sao逼里黄浊的jingye,就如开闸的洪水般,汩汩流了出来。

    风情舒服的“唔~”了一声。

    “又跟你在床上耗了一天呢,这次就原谅你了……我过两天下山了,你好好享受吧。”

    风情赤裸着无力的趴坐在大物的腰身上,媚眼半阖着,樱唇小口喘着气,通身赛雪的肌肤上香汗淋漓,驼红的两颊上粘着发丝。

    她艰难的仰头,亲了亲大物的下巴。

    她早就用身体将它完全驯服,

    身下的大物低咽了一声,似乎是很不舍。

    是啊,舍不得她的身子呢?

    风情妖娆的低低笑了出来,故意在它下身蹭了蹭。

    大物一身低吼,反身将风情又压在了身下,粗硕可怖的roubang直捣秘xue,风情溢出极乐的嘤咛,……

    她像一朵狂风暴雨的娇花,在大物的身下凌乱飘摇。

    体型的差异,让这个过程看起来像一场暴力的施虐,可风情脸上表情却又在昭示她在享受。

    ……三天后。

    “师父,徒儿来和您告别。”风情来到柳月莹房门外。

    “进来吧。”

    风情第三次跨进了她师父的房间。

    “东西都收拾好了?”淡淡的语气,和六年前一样。

    “嗯,师父,都收拾好了。”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师父也只能教你到这里了,之后不管你是要报仇,还是要得到什么,都得靠你自己了,为师现在半只脚已经踏进棺材,三年后来我坟前烧柱香吧,若到时你还念及师徒之情。”

    “怎么会这样?!师父看起来还这么年轻,不会…..”风情突然感觉心里酸酸的,眼眶含泪,六年的陪伴,那些感情不是假的.

    “每个人的生命都是有尽头的,没有人能例外,我也一样,虽然面貌和身体还是年轻的,但终究也不可能逆天而行…..”

    “师父…..”风情心中不可抑制的难过,她想安慰师父,可是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因为她自己又何尝不要人安慰呢。

    “你没让师父失望,练成了洗精玉术最后一层,切记一点,下山两年内,你每天都需和男子交合,最好是耗尽他的精元,因为你刚达到秘术的最高境界,急需男人巩固自己的修行,万事谨慎而行,千万别失了自己的心。”

    耗尽精元便是要取人性命。

    “谢谢师父,徒儿会谨记的。”她一直知道师父对她并不是没有一点感情。

    “最后,答应为师一件事,你下山之后如果遇见了一个方腾修的人,若他还活着,就让他生不如死,若死了,挖了他的坟,将他的尸骨丢到这落日山来,这是师父唯一要拜托你的事了。”

    “师父的事便是徒儿的事,徒儿一定不会让师父失望的。”风情发誓。

    那坚定的眼神,让柳月莹不得不相信。

    “好了,时间不早了,再磨蹭,等下了山,天就黑了。”催促道。

    “师父……”风情不舍,“我一定会回来看您的,一定!”

    “嗯,走吧!”柳月莹背过身去,想要掩住她那一抹不该存在的悲伤。

    ·······

    下山之后已近傍晚,风情就最近的村子想找家客栈,因为怕自己的容貌引起麻烦,所以她戴了顶笠帽,用白纱遮着。可是没想到村子太小,没有客栈,天色已经昏暗了,风情很是无奈。

    没办法了,今晚男人可不能少了,这路上就随便挑一个吧。

    挑那个呢?风情四处张望了下,搜索着今晚的着落。

    “阿达,辛苦你了,今天你早点收工吧”

    “村长,就快搬完了,我晚点回去也行。”叫阿达的小伙子

    “回去吧,你一个人家里没做饭呢,快回去吧,不要饿着了。”村长摆了摆手,示意他赶快回去。

    “谢谢村长,那这些石头明天我赶早来拉。”阿达憨憨的笑道。

    ………

    风情嘴角一弯,她想她找到今晚的住处了。

    悠悠的迈着步子,远远地跟着他,不紧不慢的向着村子的一角走去。

    小小的房子,小小的院子,说不上破落,只是极其简陋。风情顿了顿,还是大大方方的迈了进去。

    风情摘下笠帽,躺在那张简陋的木板床上,听着那边厨棚里传来的炒菜和碗瓢的碰撞声,不由笑了笑,闭上眼。

    男人啊,风情很激动,yin荡的身体让她极度渴求男人。

    落日山上,她一直在用大物促进术法,每天只和大物交合,这回能换个男人挨cao,也是蛮新鲜。

    走了这么长的路,确实累了,就不出去和他打招呼了,等他进来再说。

    先睡一会儿,晚上还有得累呢!

    风情是被铁盆“哐当”摔地的声音给惊醒的。

    “你来了。”风情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呢喃道,声音糯糯的,带着一丝娇慵,夹着一丝魅惑。

    她半撑起身子,姿态诱人,纱裙撩到了大腿根,没穿亵裤,修长雪白的双腿交叠在一起,暴露在空气中。“你…..你……,仙女!”阿达呆呆的看着她,半晌才惊叫道。

    他一进门,就看见床上躺着一个仙女,是做梦吗?

    风情好笑得看着他,“是啊!我就是仙女。”娇俏媚人。

    看样子他应该刚洗完澡,头发湿了些许,赤裸着上半身,身上还挂着水珠呢,肌rou结实诱人,是根好苗子。

    正好,也不用闻他一身汗味了。

    风情懒洋洋的起来,缓缓的走了过去,在他面前将自己柔软的身子贴了上去,面前高大结实的躯干立即僵硬。

    风情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伸出细长的莹白的柔荑,抚上了阿达的脸。

    阿达只觉那小手比棉花还柔软,像有法术一样,将他的心挠得痒痒的,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

    “傻样!抱我到床上去。”风情撇了撇嘴,在他耳边吐息。

    气息里有着一股淡淡的轻香,那俏丽至极的模样,看在阿达眼里,却好像在撒娇。

    他脑袋里轰隆隆好像炸开了锅,手脚不听使唤了,机械的抱起风情,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在了床上。

    阿达心里挣扎着正不舍的将她放开,一双小手便缠上了他的脖子,将他身子一下勾了下来,恰好压在了她的身上。

    明明她没用力的,可是他的身子却不由自主的压了上去。

    阿达啊阿达,这一定在做梦!对!做梦!阿达仍是不敢相信,自己家来了仙女。可是自己身下的人儿又让他觉得那么真实。

    风情觉得这人甚是有趣,想着捉弄他,便在他身下故意的蹭了蹭,果然,身上的人华丽丽的石化了。

    那隐忍的表情,僵硬的身体,逗得风情呵呵的笑了起来。

    她着实佩服这个叫阿达的,居然能忍住,她差点都怀疑自己三年yin术修习不到家,连个呆子也勾引不到。

    风情敛住笑意,一侧身,双手一推,修长的一条腿一跨,便和阿达换了位置。

    她坐在了阿达身上,不疾不徐的的脱掉的自己的衣服,再扯掉了他的裤腰带,风情便没有再继续了。

    她一直不喜欢穿衣服和脱衣服,在落日山呆的几年,有些认知也改变了,她甚至觉得穿衣服就是碍事的,人根本不应该穿衣服。

    风情对着阿达一媚笑,趴下身去,两具身子立刻贴合的毫无缝隙。